新闻 实时比分
世界杯

探究阿根廷足球危机 梅西为何压力山大

下午8:34 GMT+8 2018/6/25
Lionel Messi Argentina Croatia World Cup
阿根廷足球届著名人士都认为,国家队的腐败问题已经极其严重,整个社会都受到了影响。

        为什么阿根廷电视台会在国家队输给克罗地亚队之后举行了一分钟默哀?

        为什么阿根廷首战冰岛踢成平局后,马拉多纳就称不能允许桑保利回国?

        为什么阿根廷的足球被如此重视?

        在阿根廷还未启程前往俄罗斯时,国家队看起来志在夺冠,但梅诺蒂当时就指出:“即使赢得世界杯,也无法解决阿根廷足球的危机。”

        梅诺蒂认为阿根廷足球根基出现了问题,甚至可以说是社会出现了根本问题。

        阿根廷国家队一直面临压力。梅诺蒂是一名坚定的左翼党人,1978年残暴军政府独裁时期,他带阿根廷领国家队第一次拿到世界杯冠军,但在四年后的世界杯赛场,阿根廷国家队在第二阶段被淘汰,梅诺蒂被迅速解雇。

        1982年世界杯的提前出局被认为是阿根廷国家队的彻底失败,因此政府独裁者决定完全舍弃梅诺蒂华丽流畅的攻势足球,转为卡洛斯·比拉尔多执教下的保守风格。

        与1986年世界杯前的经历相比,比拉尔多本人认为桑保利的惨败就像是在公园里散步那么轻松。当时的阿根廷总统,不是足协主席,而是国家的总统,亲自出面要求体育部长解雇不称职的比拉尔多。

        当比拉尔多带领拥有马拉多纳的阿根廷队从墨西哥将世界杯冠军带回来的时候,这些压力自然地解除了。

        但阿根廷国家队从那时开始就一直在重建。1993年是阿根廷最后一次夺得重要奖杯的年份,25年过去了,现在的这支阿根廷队在2014至2016年间,连续三次在大型杯赛决赛中失利,历史带来的压力日益沉重。

        那些经历过辉煌和失败的人本应该更懂得被置身于放大镜之下被人评论的感觉,然而他们没有为这支国家队提供任何帮助。马拉多纳一直在批评他的接班人,无论是正在踢球的还是那些已经退役的。而就在上个月,比拉尔多还亲自提醒梅西要明白自己肩负重任。

        “必须要给这些球员施加压力。他们还想等多久再全力以赴?这一批球员也就剩三四年的职业生涯了,不能再等了。”

        在世界杯开始前,一则啤酒商业广告完美的体现了阿根廷国内人们当时的情绪。

        广告画面中,沮丧的球迷挤满了体育馆,向站在球场中央的教练发泄不满。

        一名球迷哭喊道:“我们已经输了三场决赛!”

        又一个球迷喊道:“有时候会感觉这些球员不希望在这里为国家队效力。我们希望他们拿出勇气和胆量!”

        球场中央那名教练孤独的声音在体育场内回荡:“有时候我们要求的远远超过这些。我们要求他们为我们的生活带来欢乐,治愈我们的伤痛。我们都不曾向上帝提过这种要求。”

        梅诺蒂在世界杯开始前的一次专访中解释了为何阿根廷走到现在这种地步。

        “在90年代呢,国家队和阿根廷足球成为商业世界的组成部分。足球开始停滞,不再存在任何有意义的事情。”

        梅诺蒂仍然相信足球,相信孩子们在踢的足球比赛,正如他所说的,足球将“永远与文化和社会学习联系在一起”。但他也相信一旦这些孩子进入职业足球体系,那里的教练们优先追求胜利,俱乐部优先考虑商业收入,关于足球的美好就会消失殆尽,在这里体育最基本的原则已经丧失,最终,整个国家优先追求的目标都会发生改变。

        “在职业足球里一切都不一样。当文化危机出现,球迷们不再去体育场观看比赛。你必须要区分球迷和普通观众。如果你带我去看一场芭蕾舞表演,我就是一名观众,因为我对芭蕾舞一无所知。这样的事情同样发生在足球界。有些人去体育场看比赛是为了商业活动。”

        够力足球采访了梅诺蒂的长期助理西格诺里尼,他对梅诺蒂的理念做了进一步阐述。

        西格诺里尼也曾经是2010年世界杯期间马拉多纳教练团队的一员,他告诉够力足球的记者说:“今天存在的压力是一样的。人们总会向其他人提出要求,而从不这样要求自己。因此,阿根廷近年来一直存在着一种反常的气氛。关于足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它已经不再是缓解生活压力的极佳途径,反而被赋予更重要的作用,人们甚至相信一场足球比赛将决定整个国家的未来。”

        “这是极其愚蠢的想法。足球必须要继续成为人们快乐的理由,是父母和老师们帮助孩子成长培养优秀人格的重要武器。”

        “在一个需要改变的社会里,如果足球不能为教育服务,如果它不能基于特有的文化元素去改变个人进而改变社会,那么足球所提供的服务就很少,或者仅仅是为了大企业的利益。”

        梅诺蒂和西格诺里尼相信阿根廷足球已经腐败不堪,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经将腐败的触角延伸到整个社会。

        阿根廷国内又在经历一个不稳定的时期。在过去的一年里,比索贬值了四分之一。当国家队在俄罗斯世界杯经历噩梦般的开局时,阿根廷国内正在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500亿美元的贷款支持。

        这已经不是阿根廷第一次发生社会、文化或者金融危机了。2001年,阿根廷国内出现灾难性金融危机,阿根廷政府颁布限制取款和限制外汇流出的法令,导致社会动荡数百万人宣布破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停止向阿根廷提供贷款援助。

        那时正处于1998年法国世界杯和2002年韩日世界杯之间,被称为经济大萧条时期,这灾难并不是因为阿根廷没有获得足球界重要奖杯。

        而在2002年世界杯的前一年以及1990年世界杯前,阿根廷国内都爆发了示威游行活动。1978年阿根廷主场作战捧起世界杯冠军奖杯,成千上万的人们闭口不谈那支国家队,因为人们相信当时的阿根廷国家队代表了已经不复存在的独裁统治政权。

        银行、学校和在议会里的危机经常伴随着足球场上的危机一起发生,但西格诺里尼认为现在的情况更加严峻。

        “在阿根廷,我们正处在一个史前时代,足球比文化、艺术和社会更重要。如今,阿根廷足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麻痹人们的头脑,形成残酷的欲望和各种各样的观点。”

        他认为媒体对这些问题进行了广泛而又持续的报道:“此时此刻,国家队被铺天盖地的报道所包围,媒体有意推动这样的事情,所有国家队的信息充斥电视屏幕、广播和报纸。从外部来看,这给球队带来了难以承受的压力。”

        对于这些在成长期就被灌输取胜才是唯一重要事情的球员们来说,这些压力不会带来任何帮助。梅诺蒂称在青年队教练中充斥着“迫切需要成功”的执教理念。

       梅西在早年的足球生涯里并没有经历这些理念,因为他13岁就离开了阿根廷。5年后,在2006年世界杯上,梅西突然就被阿根廷上了一次关于足球和生活的速成班。

       2006年德国世界杯期间,阿根廷时任主帅是何塞-佩克尔曼。曾在当时辅佐佩克尔曼的索拉里奥接受够力足球的采访说道:“你必须要理解,我们塑造并教育了他,使他达到现在的水平,这是最有意义的事情。因为在阿根廷踢球,会有一个“恶魔”在你身边。梅西来见我时,带着一种感觉似乎在说巴萨已经教会了他如何踢球,而我们需要教他在阿根廷踢球意味着什么。”

       索拉里奥非常清楚这种成长经历是必不可少的痛苦步骤:“'恶魔'是非常残酷的,我的足球中不存在这个词语。我的对手是我的同事,他们不是敌人,但在阿根廷就是这样。这是理解足球的一种方式。我们理解足球的角度和别人不同。足球就是我们的生命。我们踢球的风格就是我们的生活准则。如果你的生活很慷慨,你在球场上是慷慨的,如果你在球场上很吝啬,你在球场上是吝啬的。对我们来说,胜利是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梅西必须明白,我们教过他要有对胜利有饥渴感。你要么拼搏到底战死在球场上,要么毫无斗志如行尸走肉的“死”在球场上。只有当你感觉到这一点时,你才能理解。”

       所有这一切都解释了为什么梅西在对阵克罗地亚比赛开始之前就开始挠头,为什么阿奎罗在卡巴列罗的失误之后被换下的时候,看上去好像看到了一个鬼魂。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大人们,专业记者们,在电视现场默哀一分钟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十几名可悲的球迷打倒了一名恰巧在场的克罗地亚人,对他拳打脚踢。

       但从所有这些绝望中,阿根廷仍然可以从小组赛中晋级淘汰赛。如果他们在周二击败尼日利亚,他们就能晋级16强。并且理论上 ,他们仍然可能赢得世界杯。

       即使这样,会带来什么改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