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实时比分
亚特兰大

逆境现曙光 亚特兰大盼用足球治愈贝尔加莫

下午9:57 GMT+8 2020/8/12
Atalanta Bergamo Covid-19 GFX
这个意大利北部城市在疫情的影响下满目疮痍,但加斯佩里尼的球队正在努力帮助恢复。

在封锁最黑暗的日子里,亚特兰大队长帕普·戈麦斯形容住在贝尔加莫就像“生活在恐怖电影里”。阿根廷人坚持说:“我没有夸张。”确实没有。

3月18日,就在亚特兰大队史上第一次晋级欧冠四分之一决赛的8天之后,军用卡车在贝尔加莫的荒凉街道上蜿蜒行驶,去收集棺材。

随着意大利封锁并严格执行社交距离规则,一些家庭被分开。有些人甚至无法与他们的母亲、父亲、姐妹、兄弟、儿子和女儿道别。

令许多人难以接受的是,有些死亡是可以避免的。一些政府部门和部长无疑低估了大流行病的危险。足球管理者在这方面也负有责任。

2月19日,亚特兰大在圣西罗迎战瓦伦西亚。超过4万名贝尔加莫人前往米兰观看欧冠16强的首回合比赛。这场比赛后来被称为让疫情爆发的“零号比赛”。

3月10日的第二回合比赛是闭门进行的,但即使这样也很愚蠢。即使不考虑瓦伦西亚球迷聚集在梅斯塔利亚球场外的事实,瓦伦西亚也在第二回合后透露,“大约35%”的球员和员工感染了病毒。

亚特兰大主教练加斯佩里尼后来也承认,他当时有严重的流感症状,后来的检测呈阳性。

“我们都低估了它。”后卫罗宾·戈森斯向《米兰体育报》承认。“我是第一个。我告诉自己,这充其量只是一场流感。我外出,去餐馆,见我的朋友。”

“我们不知道这个敌人和它的能力。我们是在已经有很多病例的情况下才明白的。”

事实上,只有当加斯佩里尼的球队从瓦伦西亚回到贝尔加莫时,他们才意识到他们的整个世界都改变了。他们回到了一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城市。

加斯佩里尼在3月12日说:“我们已经陷入了一个我们知道很可怕的现实,但不是现在。我们对未来一无所知。只有不确定性。”

然而,从3月起,意大利全国团结起来抗击病毒的传播。医务人员从前线带队,而且几乎全国各地的每个人都遵循指导方针发挥了自己的作用。

在贝尔加莫,帕普和他的队友们尽了自己的微薄之力,敦促人们尊重封城规定。

“我告诉所有还想出去训练的跑步者,或者伪跑步者,待在家里。”这位队长在Instagram上写道:“够了,够了,够了!”

“每天早上我们一觉醒来就听到坏消息,人们正在死去,你还没有意识到吗?每个人都待在家里,没有人非出去不可。”

多亏了来自各行各业人们的高声疾呼,意大利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

商店、酒吧和餐馆已经重新开张,人们遵守社交距离指示,在某些情况下有义务戴上口罩。

足球也回来了,亚特兰大正在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的热情踢球。

令人瞩目的是,这家在意大利工资排名第13位的俱乐部,凭借联赛第三的成绩和俱乐部创纪录的积分,连续第二年获得了欧冠的席位。

但现在,他们正着眼于在本赛季的比赛中进入半决赛。

周三,他们将在里斯本与巴黎圣日耳曼进行一场淘汰赛。众星云集巴黎圣日耳曼当然是晋级的热门。

然而,亚特兰大对他们的机会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他们相信他们的教练和他的战术。但他们也相信这是他们的使命;这是他们对这座饱受创伤的城市的责任。

足球在贝尔加莫的灾难中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它也在治愈过程中发挥作用。

就在复赛之前,加斯佩里尼告诉《米兰体育报》:“贝尔加莫正遭受着深深的悲伤,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感受到,在街道上,在人们的眼睛里,在酒吧和餐馆里,在我的失去父亲的员工的沉默中。”

“每个人都在向前走,带着力量,但伴随着强烈的痛苦。我们需要很多年才能完全理解这里发生了什么,因为这里确实是伤痛的中心。”

“每当我想起这件事,我就觉得很荒诞:体育运动的历史高潮与这座城市最大的痛苦同时出现。”

“我已经被问了很多次足球是否应该回归。有些人认为这是‘不道德的’。但在意大利,当卡车在贝尔加莫运送遇难者遗体时,我看到人们在阳台上唱歌,我不认为这是‘不道德的’。”

“我认为这是人类的本能反应,是拥抱生活、面对悲剧的一种尝试。”

“亚特兰大可以帮助贝尔加莫重新开始,在所有的痛苦和哀悼之后。我们球队始终与贝尔加莫及其苦难紧紧相连。我们会把它带到战场上去。”

贝尔加莫真实的恐怖故事值得一个幸福的结局。亚特兰大战胜巴黎圣日耳曼无疑会有所帮助。

“我们不只是喜欢它。”贝尔加莫市长戈里在《米兰体育报》上写道:“也许我们也有点需要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