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拉赫的跳水风暴掩盖了足坛的其他更大问题

评论()
Getty
脱离现实的专家们应该更关心造成断腿的铲球,而不是痛斥球员获得所谓的“软弱的”点球。

     足球确实是一个奇怪的旧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微不足道的问题可以被放大,因为黄金时段的重要性和无尽的播出时间,而其他更严重的问题则被束之高枕,直到有人有足够的勇气去投向第一束光。

     例如,上周利兹联队的“间谍门”丑闻就是一个证明,马塞洛·贝尔萨指示一名员工暗中观察德比郡的训练课程的故事。人们对此的反应近乎歇斯底里,谈论着“道德准则”,以及俱乐部和主帅之间古怪的“尊重”概念。

     马丁·基翁、杰纳斯和斯图亚特·皮尔斯等人都对此事表达了可以预见的强烈愤慨,但他们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足球的激烈竞争本质,即参与者会寻求任何优势,无论是财务上的、战术上的、身体上的亦或是心理上的。

     观察对手的训练过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也不是违反体育道德的行为,当然,就像球员给另一家俱乐部的朋友发短信,询问他们可能的首发习一样。相信我,它们经常发生。

     假摔是另一个肯定会让足球道德裁判们坐到谈判桌前的问题,他们最近一直在排队等待对最新的“风暴”发表意见。那个风暴中心的人物就是穆罕默德·萨拉赫。

     自节礼日以来,利物浦在英超联赛的四场比赛中得到了四次点球机会,其中三次都是萨拉赫罚进的,这是一个奇怪的统计怪癖。在此之前,红军在他们的18场联赛中只获得过一次点球机会。当然,萨拉赫也那场战胜水晶宫的比赛中打进了那个点球。

     上周末的点球被证明是决定性的,解决了与布莱顿在比赛上的紧张对峙。

     之后,在联赛领头羊又取得了一场无失球的比赛和联赛第18场胜利之后,几乎没有其他事情可以讨论,争论的焦点集中在埃及人身上,以及他是否有“一举成名”的危险。而不是友好的那种。

Mohamed Salah Andy Gray Liverpool PS

     “我认为他必须小心。”前埃弗顿前锋、天空体育前解说员安迪·格雷说,“我有点担心萨拉赫在这些日子里是多么的容易地倒地,尤其是在禁区。”

     理查德·凯斯是他曾在天空电视台的犯罪分析的搭档,现在从事体育工作。他补充道:“我认为他逐渐养成了尽最大可能利用这一挑战的习惯。”

     在布莱顿的主场,主队球迷在终场哨声响起前一直向萨拉发出嘘声,在利物浦锁定三分的同时,他们高喊着“对裁判0:1”。

     他们的愤怒其实应该指向自己的球员帕斯卡尔·格罗斯。事实证明,格罗斯的天真和缺乏防守的本能付出了巨大代价。

     格罗斯,就像萨科、达米特和帕帕斯塔索普洛斯在赛季早期所做的那样——为让萨拉赫站在他们身后付出了代价,惊慌失措地与萨拉赫的身体发生了接触。在这个时代,这是一个完全不值得的行为。

     这就是问题所在。

     格雷和凯斯等权威人士,或者在节礼日击败纽卡斯尔后,称萨拉赫为“可悲”的ESPN的克雷格•伯利(Craig Burley)——属于一个不同的时代,属于一项有着不同规则的体育运动。

     他们批评萨拉赫——或者哈里·凯恩、斯特林、瓦尔迪或者扎哈——因为他们不了解这项运动的发展方式,而且还在继续这样发展。他们看到的东西是黑白的,中间没有任何东西。

     有趣的是,比方说,一个后卫因为对方前锋的“接触”而面对可能的乌龙球时赢得廉价的任意球以减轻自己的压力,或者当一个后卫告诉裁判他触到了球但全世界球迷都不是这么看到的同时,着两者之间的愤怒似乎就不太相同了。

     在这两种情况下,其实目的都是一样的——迫使官员们做出决定,为他们一方谋取利益。我们也可以更进一步。比较一下,如果你愿意,对一个面临潜在红牌的抢断的“模拟”反应。

     哪一种情况对比赛的破坏更大呢?是球员在禁区内被拖拽时摔倒在地,还是强壮的后卫飞铲向一名球员的脚踝、胫骨或膝盖来得严重?

     看看这些专家是如何成长的吧,在他们成长的世界里,给对手“留一点”是值得称赞的,甚至是受到鼓励的,他们会对这样的挑战做出让步。“比赛的一部分”他们会说;:攻击性是值得赞赏的,但利用一个不靠谱的点球赢得比赛却不是,即使两者的目的是相同的。

Mohamed Salah Brighton Liverpool 1212018

     这不是利物浦的抱怨,尽管红军现在有一名球员,乔·戈麦斯,上个月在伯恩利的“控球”挑战后缺席了比赛。“一次精彩的铲球。”肖恩·戴奇这样描述道。也许,如果是他的球员在承受端的话,这位老板也会有同样的感受吧?

     相反,这是一场触及这个国家足球核心的辩论。

     在遭到犯规的情况下摔倒——格罗斯对萨拉赫的犯规,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其他的想想法——这可以“为你赢得声誉”,但危及对手的安全是可以被原谅、被接受的。

     “你不能把铲球带出比赛来讨论。”对戈麦斯实行铲球的本·梅说。毫无疑问,他的观点将在整个体育界得到呼应。

     然而,我们已经看到规则的改变正是为了实现这一点。“从背后铲球”在上世纪90年代被定为非法,而到了1998年世界杯之前,相关规定进一步收紧。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尽管这让防守球员的日子更加艰难,他们被迫修改自己的比赛方式,更多地站稳脚跟,从而减少鲁莽的行为。

     在笔者看来,对那些“抢球”的挑战也需要采取同样的压制措施,但这种压制的力度太大,会让对手处于危险之中。

     我们知道这类型的时间,如果教练、球员和专家们开始接受这样的事实,也就是铲断骨头、韧带断裂、胫骨断裂等不应作为“比赛的一部分”,就像看台上的种族歧视、球场坍塌一样,那就太好了。

     游戏变了,规则变了,是时候改变态度了。

     至于萨拉赫,他的工作很简单,继续做他在做的事。如果防守者拒绝从萨科、达米特、帕帕斯塔索普洛斯和格罗斯身上吸取教训,那就更愚蠢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