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实时比分
转会

塞巴洛斯现象:厄齐尔在埃梅里的枪手没有未来

下午7:44 GMT+8 2019/8/23
Dani Ceballos Unai Emery Mesut Ozil
枪手老板终于开始在酋长球场实施他的足球理念,这要感谢球队签下了更适合他风格的球员。

 

当埃梅里于2018年5月被任命为阿森纳主教练时,球迷们得到的承诺是,在温格统治阿森纳的最后几年里,俱乐部里逐渐弥漫的那种冷漠情绪将得到彻底终结。

阿森纳的被动、温顺、缺乏方向,反映了他们的主教练的自由放任的态度;通过新时代的压迫的和最好的战术细节来梦游。以冗长的战术研讨会让内马尔感到无聊而闻名的埃梅里痴迷于将嗅盐带到酋长球场。

事情并没有完全按计划进行,埃梅里执掌球队的第一季特别漫无目的。阿森纳在主场比赛中磕磕绊绊,拖着脚步,优柔寡断——谢天谢地——被个人的突然爆发打断了。

在客场比赛中,他们毫无希望,圣诞节后只赢了两场。这是一个过渡的一年,球迷们很高兴给埃梅里一些回旋的余地。

然而,在2019- 2020赛季,他们将不会如此友好,尽管阿森纳自2009年以来首次赢得了他们的头两场英超联赛冠军,但情况似乎并没有改善。他们在对纽卡斯尔和伯恩利的比赛中表现出色,虽然这这两支球队都被认为将为今年的保级而战。

不过,抛开现象看本质,埃梅里和阿森纳的情况终于开始好转。

我们很容易忘记枪手在温格治下的情况有多糟糕,考虑到埃梅里的战术理念需要如此大规模的变革,过渡之年看起来有些没有方向,这也是不可避免的。

比2017-18赛季多拿了7份,一路踢到欧联杯决赛应该算是成功了,虽然球迷期望战术思想能在这个赛季中越发成型——会实现的,事后看来,埃梅里只是没有正确的球员能让这一切起作用。

然而,随着大卫·路易斯,尼古拉斯·佩佩和丹尼·塞巴洛斯的到来,阿森纳看起来很有可能会成为一支团结一致的带有埃梅里印记的球队。

埃梅里被迫在大巴黎安排以控球为基础的4-3-3阵型,那是一家超级俱乐部,在法国足球的统治地位使他们不愿意也不能屈从于他的方式方法。

所以,要了解西班牙人想在阿森纳取得什么成就,我们需要看看他的塞维利亚队——他们连续赢得了三个欧联杯冠军。

塞维利亚是一支擅长反攻的球队,但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反攻。他们没有窝在一个后场承受压力,而是以战略性的爆发来打击对手的薄弱环节;他们没有让出控球权,而是进行了一场犀利的短传比赛,将对方撕开,然后突然调整速度,进入对方后场的空位。

塞维利亚著名的反攻结合了后场的进攻和前场的紧逼,就像克洛普的紧逼战术一样,尽管显得并不那么紧迫。

这是一个复杂的战略,如此重视突然的节奏变化,当过渡到防御攻击时,需要完善的进攻策略和本能连接。

毫无疑问,阿森纳——就像瓜迪奥拉在英格兰第一年时表现不稳定的曼城一样——倾向于反复无常,直到所有的人员都到位。

去年,埃梅里不仅要与之前在温格带领下的十年的停滞作斗争,而且球员们也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战术智慧去踢球,他们的惰性的最大象征当然就是梅苏特·厄齐尔。

厄齐尔和埃梅里永远无法真正相处。他们本质上是对立的:厄齐尔是最后一个真正的10号位球员之一,他只能在前场游荡时不时地制造威胁,打出致命的一球;而埃梅里是一个工作狂,他要求攻击手不厌其烦的一直在前场伺机而动。

厄齐尔通过移动自己和球来创造空间,埃梅里通过移动对手来创造空间。这是一场如何诠释足球的战斗,个人与体制的较量,厄齐尔将会失败。

所以,让我们回到阿森纳令人奇怪的平平无奇的新赛季开局。

我们应该寻找的是新秩序的一瞥,塞维利亚式的反击的闪光,埃梅里可以和他的球员一起沉迷其中。这就是为什么在9个月后的上周末战胜伯恩利的比赛中,贡多齐在第41分钟的一脚射门,可以被看作是酋长球场一个有意义的赛季的开端。

乔·威尔洛克和贡多齐在自己的禁区边缘利用一个二过一的机会,传球给塞巴洛斯之前,绕过了伯恩利的一个由莱诺和索格拉提斯之间的慢悠悠传球而触发的高位逼抢。

西班牙人急转直下,跑过了整个球场,然后把球传给了贡多齐。后者拼命地跑步跟上,但他的射门被波普的腿挡到了门柱上。

这是一个相当无关紧要的举动,但是通过把伯恩利拉出,然后迅速调整节奏,阿森纳发起了一场反攻,这就是教科书上的埃梅里的战术。

塞巴洛斯是这次转换的核心人物,他在比赛中送出了两次助攻,第二次是前场反抢帮助奥巴梅扬破门。

克洛普和埃梅里都强调进攻的速度和垂直度,这就是为什么阿森纳的三名新前锋奥巴梅扬,亚历山大·拉卡泽特和佩佩是人们相信本赛季一切都会顺利进行的另一个原因。

在上个赛季的法甲联赛中,里尔的快速反击让佩佩打入22球和11次助攻。随着大卫-路易斯的加盟——一个具有侵略性和前瞻思维的后卫——阿森纳的实力得到了加强,埃梅里的战术理念完全可以从西甲复制过来。

阿森纳仍然需要新的边后卫。埃莫里仍然需要调整他在塞维利亚的战术,以确保球队能够控制控球。他们很可能在周六惨败给利物浦。但他们的工作仍在进行中。

然而,一场精心策划的夏季转会,以及对阵伯恩利的精彩瞬间,都预示着在酋长球场将有一个超越厄齐尔所代表的优雅与温和的未来。

没有人比这位德国中场组织者更能代表温格的最后几年——这正是为什么这位法国人的替代者比任何人都更希望这位世界杯冠军离开。

厄齐尔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这可能是埃梅里时代最终成型时最明显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