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满到灾难 为什么曼联可能变成又一支纽卡

评论()
Getty composite
老特拉福德的衰落会在他们变成另一支喜鹊之前停止吗?

 

罗伊·基恩曾经这样评价纽卡斯尔:“我总觉得他们是一群傲慢的家伙,因为他们是一个赢得了所有荣誉的俱乐部。”多年后,他的前东家曼联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如果他们不小心,两支球队之间将可能会比红魔球迷愿意承认的具有更多的相似点。

两家俱乐部的相似之处始于高层,球迷们认为两家俱乐部的老板都不像他们应该的那样关心足球,这是可以理解的。麦克·阿什利希望俱乐部能够付出自己的努力,但是在成功的道路上缺乏理性意味着喜鹊似乎从一个灾难走向另一个灾难,中间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展示的。

格雷泽家族也是如此。一开始,他们很幸运地拥有了弗格森爵士这样的教练,他可以用自己的天赋在不运用太多资金的情况下赢得奖杯。

从那时起,他们已经委托艾德·伍德沃德负责增长收入但似乎未能意识到到底有多少钱花在签约和实用的东西上,以及那些没有能力——无论是个人还是其他方面——在足球界最负盛名的职位上取得成功的教练们身上。

当前球探格拉汉姆·卡尔(Graham Carr)在哈特姆·本·阿法(Hatem Ben Arfa)和约汉·卡巴耶(Yohan Cabaye)等法国球员取得一系列好运气时,纽卡斯尔迎来了好运,但阿什利在转会方面的节俭作风意味着俱乐部永远无法在这种势头上更进一步。

然而,事实上,伍德沃德所监督的球探和招募并没有像纽卡斯尔所做的那样有价值。马特奥·达米安、戴利·布林德、马科斯·罗霍、卢克·肖、埃里克·贝利、罗梅鲁·卢卡库、内马尼亚·马蒂奇、安东尼·马夏尔、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和摩根·施耐德林都是花费数百万费用和工资的球员,但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实现过自己的价值。

给阿兰·帕杜圣詹姆斯公园的一份8年合同的决定当然是一个奇怪的决定,但是给克里斯·斯莫林,菲尔·琼斯费莱尼一份续约合同的决定也是一个奇怪的决定。

纽卡斯尔和曼联的阵容都一团糟。他们有昂贵的天才球员,如约林顿和博格巴,但他们在其他地方走了捷径,并保留了杰西·林佳德为索尔斯克亚效力,贾维尔·曼奎罗为史蒂夫·布鲁斯效力。

纽卡斯尔的球迷从来都不是阿什利的粉丝。在圣詹姆斯公园用Sports Direct品牌进行装饰,并引入Wonga作为俱乐部球衣的赞助商之后,在早期就有所体现。每个球场对自己的球迷来说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把一个以激进的人事政策而闻名的公司的标志贴在球场上当然不太会受欢迎。

与此同时,被称为利用弱势群体的短期贷款公司Wonga的介入,只会加剧这种厌恶情绪。

Ed Woodward plane

格雷泽家族现在已经避免了这条路,但是在老特拉福德的维护上的疏忽暴露了他们对球场的声望和价值的忽视。

记者们可能会抱怨糟糕的WiFi,屋顶也有漏水的地方,但主要的问题是其他俱乐部已经赶上了球场的规模,而曼联本可以投入更多资金来发展俱乐部的主场。

你不需要去掉一个地方的灵魂来让它变得现代化,你可以简单地改善它的设施,为全球的粉丝增加更多的座位。然而,这并没有发生。实际上,一切都没有改变。

业主们一贯的管理不善和明显的缺乏远见,导致了几乎不可逆转的衰退。对阿什利来说,他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等待合适的报价来出售,而格雷泽家族似乎很乐意继续受益于曼联在全球的商业吸引力,尽管问题仍然存在于球场上。

凯文·基冈(Kevin Keegan)给纽卡斯尔带来了一种魅力和喜悦,博比·罗布森爵士(Sir Bobby Robson)偶尔也会给纽卡斯尔带来高贵的卓越感。弗格森的天才,伴随着英超联赛的崛起,使曼联成为世界上最好、最大的球队之一。

现在,用一个现代短语来说,两家俱乐部都显得非常“迷惑”。这反映在他们对管理者的选择上。

在拉法·贝尼特斯和何塞·穆里尼奥的球队中,主教练们都是冠军联赛的赢家,他们在得到热情的支持时表现得很出色。相反,他们得到的是的支持确是无法依靠的。资金即将到位,但从未得到充分利用。这两人在其他地方取得了更大的成功,但在这里却受到了阻碍。

一旦他们离开,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失望的替代者。索尔斯克亚的管理失误被他作为球员的职业生涯掩盖了,而布鲁斯的任命让球迷们感到害怕,他们认为他是贝尼特斯之后的一个巨大退步。

他们俩都打了一场败仗,但他们给人的感觉仍然是没有什么深度。作为救火者而言,他们面临着被烟雾笼罩的危险。

纽卡斯尔一直都很傲慢,基恩依然这么认为。说到他以前的俱乐部,或许更准确的说法是,这里存在一种傲慢,一种冒着灾难风险的自满情绪。

好吧,这样的局面几乎就要再曼联成型,如果不采取严肃的行动,那么纽卡斯尔可能是格雷泽家族即将面对的一个例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