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实时比分
T. 亨利

两分钟打扫一次卫生 亨利谈蒙特利尔隔离生活

上午10:00 GMT+8 2020/4/30
Thierry Henry Montreal Impact
这位阿森纳的传奇人物已经在加拿大适应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他耐心地等待着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的回归。

从亨利跟随阿森纳在世界舞台上取得突破的那一刻起,很明显,他就有一种想要变得伟大的独特渴望。没有人会接受“足够好”这种的表述,没有人会认为自己的工作表现只是满意就足够了。所有人内心深处都有一种渴望,要比每一个站在他面前的人都要优秀,不管要付出什么养的代价。

在亨利成为现代足球真正的伟大人物之后,这种渴望依旧未曾有过任何动摇的地方。从伦敦到巴塞罗纳再到纽约,这种坚持成就了他的职业生涯。

在摩纳哥短暂的执教让他的主帅生涯陷入了早期的低谷,但是,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亨利在蒙特利尔的表现,证明了他的竞争力和毅力并没有丝毫减弱。

然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亨利第一次没有那种天生的竞争渠道,没有那种表达方式。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的肆虐,亨利的日程表上第一次没有重大比赛,也没有对手可以让他率领球队进行备战。

这么多年以来,这是亨利第一次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正常生活,而日常生活可能恰恰是亨利最不擅长处理的事情。

“我起床,锻炼,做饭,放松一下,然后回去锻炼。有时我会看一些我看过的比赛,有时我会放松一下。”亨利谈到他目前的生活方式时表示,这种生活方式让他远离朋友、家人、球员和其他教练。

“我注意到的一件事是,似乎你需要每两分钟打扫一次房子。我通常都不会待在家里,所以我不会经常做饭,但我总是要洗碗和打扫房间。除此之外,我试着照顾好自己,保持好身材。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样做了,但是,现实就是这样。”

对亨利来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让他的处境比大多数人都要艰难。亨利在蒙特利尔才住了几个月,还在适应的过程中。当新冠疫情来袭时,众多店铺开始关闭,亨利仍然是蒙特利尔市中心丽思卡尔顿酒店仅有的两名客人之一,住在他旁边的是后卫刘易斯·宾克斯。与此同时,他的家人仍然留在法国。

这位世界杯冠军认为他的家人在法国过得都很好,他一直关注着自己祖国在这个“全球性问题”中的地位。不过他和绝大部分人一样,并没有太多的方法去真正提供帮助,只能一边关注着官方发布的最新动态,一边尽可能地与朋友和家人保持联系。

尽管刚刚才开始发挥他在北美足坛的影响力,但亨利已经开始与这支球队打上自己的印记。本赛季刚开始,他们就在中北美和加勒比地区足联冠军联赛16强的比赛中中击败了哥斯达黎加的萨普里萨队,随后在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的头两场比赛中得到了4分。不过他们在CCL的四分之一决赛中输给了洪都拉斯的奥林匹亚队,这无疑让亨利有些沮丧,而且由于比赛被无限期延期,他在短期内也没有机会改变这种情况。

除此之外,亨利也在利用这段开始来走出自己的适应阶段。

“我们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来做准备,改变战术,改变他们之前的战术思想。他们以前的教练让他们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踢球,而现在我的到来,不仅仅是让他们有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教练,我必须从根本上改变他们。”

“这需要时间。这要花很多时间。我总是提到尤尔根·克洛普,他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来打造出现在的这支利物浦。事情就是这样一步步解决的,所以我们也取得了一些进展,不过还处于早期状态,我们还不能得意忘形。球员们开始明白我想要什么,我想要他们怎样踢球,我想要他们在比赛中表现出的强度、团结和斗志……但现在你不得不停下脚步。”

而且,和所有教练一样,亨利在环境给予他的条件下竭尽全力做到最好。他经常与球员和教练交流,因为他试图利用虚拟网络来与其他人进行接触并指导他们进行居家运动。他正在与他的工作人员密切合作,制定一个计划,并与他的球员帮助建立必要的联系,以复制克洛普在利物浦做到的事情。

但有些事情是亨利做不到的,有些事情是他无法控制的。尽管他付出了很多努力,但他不能让比赛更早恢复,他也不能保证他的队员们像他一样坚定的准备着。现在,他能做的只有等待,希望和信任。

“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归到比赛中,这有点像括号里的‘未知’。除此之外,你只需要为将来做好准备。”

“你可以说激励自己并不总是那么容易,这对我来说很容易。如果你是一个有进取心的人,我认为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明显,你必须训练和努力工作,为即将到来的一切做好准备。但是有时候,你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回归比赛,这并不容易,竞争对手也是如此。”

他补充道:“你必须信任球员,给他们提供信息,要求他们做他们需要做的练习。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如果你是一位冠军争夺者,你会很快恢复,因为那是你的动力,那是你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应该做的事情。”

亨利现在时间非常充裕,他有时间处理日常事务,打扫卫生和等待比赛恢复。由于比赛被推迟,家务事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亨利不得不想办法足不出户消磨这些时间,他通过一小时又一小时地钻研电影来做到这一点。这就是他疫情隔离期间的生活。

问题在于,可供亨利钻研的比赛视频并不多,他们本赛季只踢了5场比赛,450分钟的视频你必须反复观看。如果一切正常,亨利会侦查对手。也许他会观看英超等赛事,并从他努力想要达到的教练那里获得灵感,但即使是这样,现在也不是一个选择。

正因为如此,亨利不得不让时光倒流。他一直在看老电影,同时寻找新的东西来实施,新的方法来提高他的球队。

而且,在那之前,他的思维将加速,那种竞争力将等待一个出口。他会在停摆期间继续他的教练生涯,即使那只是他一时的想法。那种对伟大的追求将不得不等待,但是那种帮助他达到那个水平的渴望从未真正平静下来。

“有时候我做的一件事就是思考我们踢的比赛。我知道不是很多,但情况就是这样。但我想的是我们能够改变或者不需要改变的东西,或者是我们该如何踢球,或者下一步该做什么,或者新的训练方式。”

“白天我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了,我显然不会说出来,因为我做不到,但我会去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