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女足代表人物韋冰露贏過奧運金牌、今年在法國再次捧起世界盃,得過世界盃金靴獎、金球獎,當選過「世界足球小姐」,現在更獲得Goal 50殊榮,她早已經是女足球迷熟悉的名字。

加上場外敢言的作風,連美國總統特朗普都曾在Twitter提及她的名字。

這位美國隊長讓人思考當一個好美國人的意義 ,思考如何做正確的事。

場內韋冰露被譽為她一代中最有創造力及破壞力的女子球員;場外韋冰露敢言而且敢於抗爭,她活躍於LGBT團體;質疑過尊重國歌及國旗的方式;談論過女性在體壇的地位、因性別而有所不同的薪酬等等。到34歲之齡,成為不同文化中的標誌性人物。

出生自擁護共和黨的雷丁,韋冰露父親Jim是前軍人,經營自己的建築公司,2016年投票給特朗普。

家鄉的人以韋冰露為榮,當地有以她命名的足球設施。但韋冰露曾支持NFL球星卡佩尼克2016年9月發起單膝向國旗抗議有色人種受到種族歧視的舉動,這樣表態卻令雷丁群眾對她又愛又恨。

然而,場上的能力加上場外的態度才是真正的韋冰露,她不會為討好群眾而違背自己的信念。如同她藉著獲頒國際足協年度最佳女子球員獎項的場合,強調對抗種族歧視的重要。世界盃決賽前,她也批評過將之安排在跟美洲盃及美洲金盃撞期是某程度上的不尊重。

韋冰露的女足故事,始於父親帶她和孖生姊妹Rachael入場觀賞1999年女足世界盃美國對巴西的4強戰,令她萌起要成為美國女足的決心。她憑著多年來的亮眼表現,在球場證明了自己。這位美國女足傳奇人物更不掩飾自己對總統特朗普的不滿,曾說過如果美國贏世界盃:「我們才不要去那他媽的白宮。」

特朗普回擊,同時表示韋冰露應該先要捧盃再說。果然,韋冰露在球場以表現說話,包括在世界盃8強對戰法國攻入兩球;在決賽對荷蘭時射入12碼,助球隊奪冠,她自己更成為世界盃決賽年紀最大的入球者。韋冰露從不甘於被滅聲。就如她2012年「出櫃」以來,一直為爭取LGBT權益發聲。她跟WNBA球星Sue Bird是首對出現在ESPN Body Issue封面的同性伴侶。

2011年世界盃,當韋冰露對哥倫比亞入波後,她執起一個場邊的咪高峰,喊叫Bruce Springsteen的 Born in the USA歌詞。

韋冰露展示給世界她不是典型的美國人,她生於美國,以她獨特的方式代表美國。別誤會,韋冰露並非討厭自己的國家,她愛這個國家,希望可以帶來改變,令自己國家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