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傑講台:永遠懷念白鹿徑

分享關閉 意見
男人的浪漫,豆腐火腩飯。在足球世界,男人的浪漫,該是限米煮限飯。喜愛熱刺的球迷,必須經得起時間的考驗,真愛不怕熊爐火,斷不會是勝利球迷,回憶今年最浪漫的一刻,恐怕是白鹿徑彩虹,連帶全球社交網絡也被瘋狂洗版!

哈利卡尼想要金球獎

今季,熱刺屈居車路士之下,獲得英超亞軍,意義非凡,不僅是是22年來首次騎住死敵阿仙奴,也是半世紀以來的排名新高,更要告別陪伴118年的主場白鹿徑。哈利卡尼的入球,使白鹿徑保住不敗金身,更以14連勝作結,也是浪漫的註腳。

驀然回首,上帝無叫我做熱刺球迷,但筆者成為熱刺粉絲超過30年,最愛的始終是基文斯、保羅阿倫、荷杜、華度、阿迪尼斯和基夫阿倫,當然還有連尼加及加斯居尼的年代,但對於八十後球迷而言,奇連士文、舒寧咸、真路拿、費迪南等球星可能才是最愛。數一數白鹿徑留低腳毛的球星,像獲加、卡爾、蘇甘保、阿倫尼路臣、安達頓、京治、貝碧托夫、羅比堅尼,還有現役的洛里斯、迪利阿里、基斯甸艾歷臣、哈利卡尼等,多得不能盡錄。

白鹿徑本是啤酒商擁有的苗圃,1899年被商人George Beckwith加上圍欄和龍門,最原始的面貌誕生。那年盛夏,熱刺租用球場,由Northumberland Park搬過來,首次正式比賽約5000人入場,門票總收入為115鎊。白鹿徑與當年英格蘭所有球場一樣,最初5年只有500個座位留給VIP,設有頂棚的企位約12000個,球場最多容納32000人。1901年,熱刺勇奪入主新主場後的首座冠軍,也就是足總盃錦標,當時甚至未加入全國聯賽。

由於門票供不應求,熱刺1905年豪擲8900鎊購買球場靠近Edmonton街尾的一片地,再花2600鎊擴建球場,這次「劃時代」變革使容量一下子上升至40000人。3年後,球隊劍指英格蘭聯賽冠軍,董事局決定邀請當時著名建築師Archibald Leitch(車仔、阿仙奴、利物浦和愛華頓等主場也出自他的手筆),為球場設計全新看台,座位多加5300個,企位上升6000個。「新白鹿徑」的第一個對手是曼聯,時間為1909年9月11日,收咧後主場正門刻上公雞隊徽,主場藍圖基本成形。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無疑是熱刺的中興期,時任著名領隊Bill Nicholson帶領下,兩奪聯賽冠軍、三奪足總盃,亦在1963年摘下歐洲盃賽冠軍盃,白鹿徑也成為歐洲著名球場。然而,當Nicholson走人後,球隊的成績大跌watt,1977年更慘情包艇降班,幸而短短一季後捲土重來,回到頂級聯賽。1981年,適逢第100屆足總盃,熱刺殺入決賽硬撼曼城,激戰120分鐘打成1:1,重賽憑阿根廷人Ricardo Villa攻入奠勝一擊,險勝3:2捧盃。

無獨有偶,1982年是100周年會慶,熱刺再度殺入足總盃決賽,與昆士柏流浪再次激戰120分鐘,又打成1:1,重賽險勝1:0衛冕。然而,八十年代末,英國球壇被足球流氓弄得雞犬不寧,企位全部被取消,白鹿徑東看台和南看台於1992年進行翻新,北看台下層改為全坐位,3年後新增「大芒」播放出場名單和精華鏡頭,可惜經過幾次改建後,容量也減少到33000人。1997/98球季收咧,球場最後一次改建,容量鎖定為36200人。

1987年足總盃決賽,熱刺取得一面倒優勢,狂攻之下,居然以2:3不敵高雲地利,筆者情不自禁拭拭男兒淚。1年後,筆者首次踏足台灣,結下不解緣,1997年前一年成家立室,2007年長子出生,同年移居台灣,3年後小兒子出生,告別白鹿徑,回憶湧上心頭。那天,彩虹也來「攝位」,到底這是甚麼玩法?無論未來如何,我也可昂首驕傲地跟人說我是熱刺球迷,也見過那道天賦的禮物,我見過,我真係見過!

下一篇文章:
港超聯:連追3球大逆轉 飛馬3:2挫大埔
下一篇文章:
伊巴謙:我傷勢比大家所知更嚴重
下一篇文章:
西布朗炒佩利斯
下一篇文章:
韋拿:我唔考慮返歐洲了
下一篇文章:
LaLiga與奧運羽球金牌女將首次在港推廣足球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