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Hello,

這一次,紅藍軍團沒有任何可以抱怨的,無論是草皮、門框還是十二碼,一切都不能成為藉口。巴塞隆拿輸給了自己……

        當地時間本週二晚,巴塞隆拿結束了球隊今季的歐聯征程,慘澹告別了這一歐洲球會級別的巔峰賽場。一度在賽事中苦苦掙扎的車路士拼得了一張五月前往慕尼黑的門票。留給巴塞隆拿的,除了無盡的苦澀,還有冷靜的反思——關鍵時刻的無力最終讓球隊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時間仿佛倒流回到了2010年。同樣是歐聯準決賽,同樣在下半場面對十人的對手,但巴塞隆拿再次讓紅藍軍團的球迷失望。而這一次,不同的是,球隊缺乏撕破對手防守的強烈意願。美斯下半場罰失的那個十二碼成為了比賽的轉捩點。

        雖然近來狀態不佳的美斯上半場兩次錯失入球良機,但巴塞隆拿並沒有因此而陷入慌亂。球隊依然佔據優勢,有足夠的發揮空間,創造了不少機會,而且對手看起來對此毫無辦法。布斯基斯最終接古安卡的傳中為球隊先開記錄,説明巴塞隆拿扳平了總比分。而全場比賽的第一個戲劇化場面則在這個入球後上演。

         藍軍隊長泰利突然用膝蓋頂向了無球狀態下的山齊士。這個毫無意義、荒唐至極的犯規不僅讓泰利提前退下火線,更讓其提前結束了今季的歐聯之旅。而場上剩餘的十名車路士球員則陷入了被動中。就在藍軍眾球員依然在試圖消化此事件時,恩尼斯達為主隊攻入了第二個入球。巴塞隆拿的晉級前景顯得一片光明。

         但頑強的車路士沒有放棄。上半場補時階段第一分鐘,拉美利斯接林柏特的傳球,一路殺向對方禁區,並在門前14米處單刀施射。提前出迎的域陀華迪斯只能望球興歎。魯營頓時安靜下來。兩回合比賽至此,車路士的射門寥寥可數,但域陀華迪斯卻兩次犯錯,置球隊於險境當中。

        巴塞隆拿原本有機會改寫劇本,將故事大綱帶回他們的正軌。下半場剛開場,法比加斯就為主隊贏得了一個十二碼機會。如今再來談論這個十二碼是否合理已經毫無意義,因為美斯的罰球並沒有命中。「小跳蚤」的射門力量是如此驚人,導致皮球打在門柱後高速反彈,巴塞隆拿的球員甚至沒能獲得補射的機會。從某程度看,美斯的這一腳告訴了世人,這將不會是一場屬於巴塞隆拿的比賽。

        主隊的進攻速率顯然慢了下來。除了古安卡的一次射門斜出,藍軍下半場基本上沒有受到太大的挑戰。


        巴塞隆拿本應做得更好。但在球隊需要能量、需要創新、需要一錘定音的時候,他們依然在無止盡地傳遞。臨場指揮素來受到稱道的哥迪奧拿對危機的回應也軟弱無力。人員更替沒能解決任何問題。在球隊需要一些新的東西去撕破車路士的防守的關鍵時刻,巴塞隆拿的表現依然如舊。他們似乎把希望寄託在對手的失誤上。然而藍軍的防守依然穩固。

        比賽的時間在一分一分地過去,巴塞隆拿的球員也終於意識到了危機的存在。美斯開始嘗試與山齊士做出不一樣的配合。儘管他們的首次嘗試以越位告終,隨後的遠射也偏離目標,但這至少是美斯在罰失十二碼後試圖重新找回信心的標誌。

         可惜一切都已經太晚了。有「巴塞隆拿殺手」之稱的托利斯後備出陣並在補時階段用另一個單刀擊敗了域陀華迪斯,絕殺巴塞隆拿。

         繼首回合作客負于藍軍和週末主場不敵皇馬後,巴塞隆拿的「黑色一周」以一場「不是失利卻更甚於失利」的和局告終。如果說,兩年前在歐聯準決賽不敵國際米蘭還有球證的因素,今次,巴塞隆拿沒有任何可以抱怨的。作為足球歷史上最成功最優秀的球隊之一,這支巴塞隆拿在多打一人的下半場裡僅僅創造出了兩個真正的機會。

         我們難以斷言今季的巴塞隆拿是否處於他們的巔峰期,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在過去一周的表現絕對在水準之下,而與車路士的本場比賽則是低潮中的最低點。與負于夙敵皇馬相比,這場歐聯準決賽的和局也許是對巴塞隆拿更沉重的一擊,因為他們這一次是倒在了自己的腳下。(Goal.com)

精彩閱讀:

關注Goal.com香港版的Facebook專頁(id=Goalhk)Twitter(id=Goal_HK)新浪微博(id=goalcomhk)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