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足球的信徒:愛 回家

高普高調宣佈謝拉特回利物浦有無限可能消息時,除了開心,我還對利物浦這球隊有一份驕傲。

平凡足球的信徒:神童末日

我先利申,兩年前的時候,我有同意謝拉特離隊的。當時他的身體對抗性已大不如前,拿球轉身比起年青時的他差上不知幾多倍。當精神領袖只剩下精神時,退位是一個最恰當的做法。

利物浦的歷史上永遠有謝拉特這個名字,但不一定代表球隊要一齊執迷地重用他。最後謝拉特遠走美國,我有不捨,但人生總有離合。所有所有的一切,都跟車路士比賽上的那一個失誤無關,真正的利物浦球迷會明白這一點的。

美國遊兩年,遠在彼岸的前隊長表示希望可以將愛帶回家,難得高普人性化的回應,這種新舊交流的感覺很完整,無論進進出出也好,曾經是利物浦人的永遠也是利物浦人。我不奢望謝拉特會是另一個杜格利殊,畢竟踢球跟教球是兩碼子的事,看遍英超,除了哥迪奧拿之外,其他幾位出色教頭在球員年代也不甚了了,所以會踢不一定會教的。

近年利物浦的名宿都很愛到訪香港,科拿、麥馬拿文和麥阿里士打等我兒時最愛的球星,我都一一親身接觸到。這是一種很深厚的交流,雖然我英文不佳,他們也不會說上一兩句廣東話。但就是那一種我認識你已經很多年,支持你們已經很多年,如今終於有機會親身跟你說一句話的相逢。

我會形容這一種是「愛」,而且是難得的。所以高普所伸出的友誼之手,令我好像看到一個畫面。畫面內我走到香港大球場,然後看見謝拉特慢慢一步一步的向我走來,我從身後拿出多年來的珍藏球衣給他簽名。我們握握手過後,我終於可以用純正牛津英語向他說一句:

「史提夫你好,我終於可以親眼看到你了。」(Goa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