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Hello,
槍迷:對雲佩斯不續約,我還有一點想說

槍迷:對雲佩斯不續約,我還有一點想說

Getty

阿仙奴日前發出聲明,聲稱尊重雲佩斯不續約的決定之餘,卻對跟球隊尚餘一年合約的隊長,能履行餘下合約充滿信心。

阿仙奴日前發出聲明,聲稱尊重雲佩斯不續約的決定之餘,卻對跟球隊尚餘一年合約的隊長,能履行餘下合約充滿信心。

字裡行間流露出來的意思是,阿仙奴沒有打算為了轉會費而將雲佩斯出售,而是要他在來季完成餘下的一年合約。如果事情最終是如此發展,即是說,來季雲佩斯仍然會穿起阿仙奴球衣,而如果在未來一年球會不能令雲佩斯回心轉意,明年初夏,雲佩斯將回復自由之身。

當然,這可能只是官式說話,就正如去季雲加稱如果在一個夏天內同時讓費比加斯及拿斯利離開,阿仙奴就不能稱之為有野心一樣。但現實是,當其他球會向合約只餘一年的球員提出可觀的報價時,誰會不動心?如果雲佩斯真的無可替代,我們要質疑的,應該是為何雲佩斯會是無可替代?為何我們在製造一個不可或缺的球員時,卻不能在金錢或前景上滿足他?

我沒有興趣討論「仁義道德」或「飲水思源」的問題,不是說我否定這些帶有報答成份的「祖訓」,而是每一個球迷對這些都有不同的標準,根本沒有太多可以平心靜氣討論的空間。就正如中國人將「尊師重道」四字無限擴張,對長輩說不會被標籤為不孝一樣。我所理解的仁義道德,是只要穿起阿仙奴球衣時鞠躬盡瘁就可以,但有些球迷所說的飲水思源,卻是不能容許球員離隊,縱使球員沒有打算在合約完結前離開。我所擔心的,是當球員日後加盟阿仙奴時,我們從官網中看到的照片不再是球員拿起球衣帶著微笑地拍照,而是普度斯基在三注清香前斬雞頭,燒黃紙,球員加盟的已經不再是球會而是黑社會,無論他們效力時如何賣命,到日後轉「字頭」時,一概被歸納為「叛徒」,或我們俗稱的「二五仔」。

同樣的不續約,雲佩斯的「道行」看來遠比拿斯利高,在暫時沒有熾烈傳聞雲佩斯將加盟或有意加盟那一支球隊之前,主動提出分手至少不會讓人有太深刻第三者介入的感覺,即是說,這次的分手,只是他跟球會緣份已盡,跟第三者無關。比起拿斯利太早跟曼城掛了勾已被標籤為貪財者,至少雲佩斯這次的自我剖白,希望能力保清白之名。

我並不是雲佩斯的「粉絲」,甚至乎我跟槍迷友人稱,雲佩斯去季在阿仙奴取得如此多入球只是「池中無魚蝦自大」,我並不認為阿仙奴失去雲佩斯就失去了一切,也不會無知地將雲佩斯的入球扣除後就得出阿仙奴的成績。但至少,我明白他為甚麼不願意留在阿仙奴。我們與其糾纏在應該如何標籤雲佩斯,倒不如花點時間想想為何我們至愛的球會可以在每年失去至少一名舉足輕重的球員。

對於很多槍迷來說,近年來對任何發生在球隊的事都很容易找到「問題」所在,而所有問題無非都是「錢作怪」,球隊成績不理想,隨手拾來的解釋就是因為球隊沒有錢,但這卻完全漠視了為何球隊可以擊敗曼城、車路士、利物浦、熱刺而敗於很多中下游球隊,而敗於一些高空進襲踢法硬朗的中下游球隊,其實並不只是酋長球場時代的特色,當年艾拿戴斯的保頓也給予我們不少的苦頭,無論有錢與否,我們就是沒法應付。有能之士離隊嗎?毫無疑問又是錢作怪,不是球員貪錢就是我們不能付出比其他球會更多的薪酬。但諷刺的是,我們同樣付出過高的薪酬給陣中一些平庸之士,令其他球會卻步而無法賣走之餘,只有將他們外借減低薪酬上的支出。

我認為,每一次我們將問題歸究於金錢的時候,同一時間我們就會漠視了球隊的不足,就正如我們每次埋怨對方採取消極踢法之時,我們就漠視了如何有效地破解這種消極踢法。我們認為高空踢法並不華麗,我們就漠視了花點時間在應付這些每每將我們置諸死地的不華麗踢法上。

每張合約都是雙向,每張合約都有一個完結日期,要在一張合約完成後再延續至另一張,當中需要的不單是兩個簽名這麼簡單,而是除了金錢這個因素外,還包含著雙方對未來有沒有共同的抱負。阿仙奴的問題是,這些年來好的球員都嚷著要離開,我是一個阿仙奴支持者,對陣中球員沒有特別的偏愛,只是當看到一個又一個球員離開,一個又一個隊長沒有興趣成為另一個阿仙奴先生的時候,在質疑球員本身所謂「忠誠」的同時,我更擔心的,是球會有沒有認真地想過未來的路是應該如何走下去。

合約不等同於婚姻,我想說的是,就算是號稱終生盟約的一紙婚書也可能有終結的一天。當妻子向丈夫提出離婚的時候,未必每一個都是因為型俊有財的第三者,有一些是因為確確實實失去了感覺,有一些可能對丈夫不思長進已經無法再忍受,更別說甚麼只是空談而無法實現的高大空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