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Hello,
槍迷:那些年,我們一起爭過的歐聯...席位

槍迷:那些年,我們一起爭過的歐聯...席位

Getty Images

在周日兩場比賽中,槍迷們所希望的結果都出現了,紐卡素三分盡失,而熱刺亦未能乘勢趕過我們,爭取前三的主動權也就落回我們的手中……

從來都很少關注其他英超比賽,一來空閒時間不多,二來投入程度不夠,將周六日兩個晚上糾纏於足球上,對我來說無疑太多了。然而,剛過去的周日卻有點不同,無論是紐卡素對曼城,抑或是維拉對熱剌,我還是有意無意地偷看即時賽果,暗地祈求渴望的結果出現。

在周日兩場比賽中,槍迷們所希望的結果都出現了,紐卡素三分盡失,而熱刺亦未能乘勢趕過我們,爭取前三的主動權也就落回我們的手中。但話雖如此,主動權雖到手,危機卻未除,因為在過去兩個月,爭取前三的主動權之所以爭得你死我活,主要是因為你推我讓,在我失分之餘你好像也不見得有興趣。但隨著聯賽只餘一周,所謂一戰定生死,「一舖定輸贏」的情況下,稍有差池,生命無 take two,縱使無需花上十八年再成為另一條好漢,但保守估計,也要等上十二個月。

槍迷老友昨晚傳來短訊,說現今形勢令他想起在高貝利的最後一季。經他如此一說,當年最後一周定輸贏的情景立刻浮現心頭。那一年,熱刺只要在最後一戰擊敗韋斯咸,就可以取得翌季的歐聯參賽資格,阿仙奴在煞科戰如何蹂躪韋根就變得無關重要了。結果,熱刺球員在比賽前集體食物中毒,而雖然韋斯咸在比賽中曾有公開承認最憎恨阿仙奴的舒寧咸主射十二碼宴客,但熱刺最終還是以一比二落敗,將歐聯參賽資格在最後一周拱手相讓予阿仙奴,而當年替韋斯咸在最後十分鐘奠定勝局的,當今槍手班拿約也。

槍迷老友之所以湧現回憶,皆因現今熱刺跟阿仙奴的形勢,剛好跟當年來個對掉,警戒之意是,在最後一周前形勢大好,在最後一周後也不代表歐聯參賽資格就可以手到拿來。槍迷老友並說:「如果我們不能擊敗西布朗,在最後五戰皆不能取勝之下,我們是不值得取得歐聯參賽資格。」

當然,如果阿仙奴能夠在最後一周擊敗西布朗,一切就變得好辦事,當目標已達,一切缺點又拋諸腦後,明年如何跌跌碰碰明年才作打算吧。但當近仗球隊未能在主場擊敗韋根及諾域治,而又在作客失分於史篤城之下,要在煞科戰於西布朗身上拿點著數看來就並非必然。當今形勢的確混亂非常,如果阿仙奴不勝,最終排名可能是第三,亦可能是第五,雖然賽和已足夠取得第四名,但呆等六天等待歐聯決賽的戰果,卻並不是味兒,特別是如果取得第三名的是我們的死敵熱刺。

阿仙奴要力爭的,是一個歐聯席位,因為球會中人或一些球迷還可以拿出來作擋箭牌的就只有這個,當這個也失掉的時候,「連續打入歐聯決賽周」這個護身符也隨即失效,到時如我般猛鬼必會出來纏身。當然我們最好能夠在煞科戰中至少取得一分,以避免取得從二千年以來最低分的一個球季,雖然我還未提及現今的失球數字已經是過去十一個球季中最多的了。

所以,為未來也好,為「遮醜」也好,阿仙奴必須擊敗西布朗全取三分,才能夠避免失去歐聯席位,才能夠避免失去最後一道護身之符,或許只有這樣,才有機會避免失去我們的隊長,但失去隊長,近年對我們來說卻是家常便飯,沒有甚麼值得驚訝。